《目送》

 imcoffeir   2020-11-20 13:28   23 人阅读  0 条评论

《目送》是作家龙应台继《孩子你慢慢来》《亲爱的安德烈》后,龙应台再推出考虑“存亡大问”的著作,是一本感悟性的人生之书。




《目送》是一本存亡笔记,深邃,忧伤,美丽。《目送》的七十三篇散文,写父亲的逝、母亲的老、儿子的离、朋友的挂念、兄弟的携手共行,写失败和软弱、丢失和放手,写纠缠不舍和绝然的虚无。她写尽了幽微,如烛光冷照山壁。




基本信息


中文名


目送




出书社


日子·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作者


龙应台




出书时刻


2001年






ISBN


9787108032911




文学体裁


散文集




首版时刻


2001年




字数


13万字




目录


1内容介绍


2著作目录


3创造布景


4著作赏析


5著作点评


6作者简介


内容介绍


《目送》散文集共由七十三篇散文组成,是为一本情感性的文集。书中,龙应台写父亲的逝世、母亲的衰老和失智;写对爸爸妈妈的怜惜和体恤,写兄弟携手共行,儿子的离别,朋友的挂念;写自己的失败和软弱,丢失和放手,以及一个人的走路、赏树、观鸟、摄影、日子等。[2]从牵着孩子幼小的手、心意满满的亲情,到青春后期孩子与自己渐行渐远的背影;从陪着垂暮母亲如带着女儿一般,思及自己也曾是爸爸妈妈眼前一去不返的背影,龙应台婉转道来。正如作者所说:“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便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步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地告知你,不必追。” [3]




著作目录


代序 你来看此花时 有些路啊,只能一个人走 沙上有印,风中有音,光中有影 满山遍野茶树开花


你来看此花时(1)你来看此花时(2)你来看此花时(3) 目送雨儿十七岁爱情山路为谁回家母亲节 我村海伦星夜狼来了乱离间隔 幽冥缴械年青过魂归[1]


创造布景


2004年,龙应台父亲的去世,让她体味到人生好像“暗夜行山路”。此前,五十多岁的她,从未阅历过任何至亲的逝世。“这与她台湾‘外省人’的身份有关。”作为从大陆到台湾的移民,除了爸爸妈妈兄弟,小时候的龙应台没有其他宗族亲人,由于这一布景,她对许多“人生基础课程”的学习有着严重的时刻上的延迟。“如果我在本来的宗族,或许十岁就遇到祖父过世、十三岁祖母过世,还会有叔公之类亲戚的人际变化。等他到了五十岁,才上别人十几岁就上过的人生课程,我的父亲过世,第一次上课便是这重大人生事件。”这时她才理解,“有些事,只能一个人做。有些关,只能一个人过。有些路啊,只能一个人走”。




龙应台说,有了对存亡的阅历之后,开端觉得大部分社会议题其实都仅仅枝微末节。不过,她说“谈论与文学,两者都是我”,而无论笔下书写的是什么,都总有一个核心,那便是对人最深的关切。“就真的理解,在这人间,没有什么能够附着依托,一切都必须是自我承担和接受。于是在感悟与悲痛间写下了散文集《目送》。 [4]




著作赏析


《目送》这本书,细加辨析的话,慈为慈祥、和蔼,是输一己之仁慈关爱于外界,方向向外;悲,为悲悯、怜惜,是纳别人之痛楚无法于胸襟,方向向内。无慈难以成悲,无悲亦难以为慈。这两者,互为因果,常常相得益彰,常常联袂而行。




很难想象到笔锋锐利、惯于批判外界现实的龙应台,在《目送》这本书中,开端对亲情作翔实感触描绘,也开端对日子作深度的体会与考虑,转向私密。如她对生射中两件刻骨铭心事情的描绘。




在《目送》中,龙应台明显地将笔触伸向了“人”的内心世界,用散文的方法,讲述着生射中的悲欢离合。她婉转讲述,讲述着亲情的血浓于水,也讲述着亲情离去的无法与锥心痛苦,但更多的是告知人们亲人的重要与亲情的宝贵,“作为爸爸妈妈的子女,作为子女的爸爸妈妈,互相的身份,是在终身之中一次又一次的目送中完成转化——仅仅第一次的目送是生长,最后一次的目送却永诀。” 这或许便是龙应台想要告知给咱们的日子与生命的本真。这些温情的言语,如一剂醒脑益智的良药,使咱们深陷尘世纠缠的心灵,一次次得到解脱和自省。




构成《目送》浓墨重彩的华章的部分,也便是写自己爸爸妈妈的那些华章,首先体现的是一个“慈”字——不必奇怪,爸爸妈妈,是老一辈,但是地球人都理解老人即孩子的道理,过了一定年龄的爸爸妈妈,便是孩子,便是晚辈,便是儿女们怀里浓浓的“慈”的最频频也最紧迫的承受者。无论是《雨儿》所叙述的每天跟妈妈通一次电话、一遍遍给妈妈解说自己便是她的雨(女)儿、到潮州看望妈妈就陪她睡陪她聊、女佣把妈妈带上阳明山就带妈妈去泡温泉、给妈妈摄影,仍是《理解》里边记载的那张红色的、正的反的连盖好几个方方正正的章的“银行证明”,仍是《漫步》里边写到的彻夜不眠之后帮妈妈穿上最暖和的衣服、围上围巾后牵着妈妈的手进行的那场有犬吠声相伴的凌晨漫步,《走路》里边所写的历尽困难、最后以一句句爸爸熟悉的古诗作牵引,让老爸终于从整天枯坐的沙发里站起了身子、迈开了如学步的幼儿一样的困难步伐……这一切,都是龙应台这支中华的健笔、这位龙家的孝女,奉送给自己爸爸妈妈的浓浓的“慈”。 [5]




著作点评


但是,龙应台的这本《目送》,核心便是慈善两字。这慈善情怀,体现在笔下的每人每物,流动于各章的字里行间。  ——周武忠评




龙应台说这是献给自己父亲、母亲和兄弟们的书。有谈论者认为,这本书不仅是为作者的同代人写的,同时也是写给上一代和更年青的下一代的。在书中,展翅高飞的孩子、行将离去的母亲和站立在小路这一端目送他们的作者——三代人的情感一样丰沛,仅仅各自表达的方法不同。龙应台以她流通的笔法写出了三代人的心境,写尽了幽微,如烛光冷照山壁,让每一代读者都从中有所感悟:再多的惋惜不舍都不过是生命的过程,咱们只能往前走,用现在来填补曩昔的空白和伤口,带着爱和释怀与生命宽和。 ——人民网点评[5]




作者简介




龙应台,祖籍湖南衡山,1952年生于台湾高雄,1974年毕业于成功大学外文系,后赴美深造,攻读英美文学,1982年取得堪萨斯州立大学英文系博士学位后,  一度在纽约市立大学及梅西大学外文系任副教授。1983年回台湾,先在中央大学外文系任副教授,后去淡江大学外国文学所任研究员。1984年出书《龙应台评小说》一上市即告罄,多次再版,余光中称之为“龙卷风”。1985年以来,她在台湾《中国时报》等报刊宣布很多杂文,小说谈论,掀起轩然大波,成为知名度极高的报纸专栏作家,以专栏文章结集的《野火集》,印行100版,销售20万册,风行台湾,是80年代对台湾社会产生巨大影响的一本书。1986年至1988年龙应台因家庭要素侨居瑞士,专心育儿。1988年迁居德国,开端在海德堡大学汉学系任教,开台湾文学课程,并每年导演学生戏剧。1988年底,作为第一个台湾女记者,应苏联政府约请,赴莫斯科访问了十天。1996年以后龙应台不断在欧洲报刊上宣布著作,对欧洲读者呈现一个中国知识分子的见解,颇受注目。自1995年起,龙应台在上海《文汇报》“笔会”副刊写“龙应台专栏”。与大陆读者及文化人的接触,使她开端更认真地关心大陆的文化发展。在欧洲、大陆、台湾三个文化圈中,龙应台的文章成为一个罕见的档案


本文地址:http://linshuhaos.com/jdsj/644.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imcoffeir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