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imcoffeir   2020-11-14 13:52   26 人阅读  0 条评论

《不能接受的生命之轻》(《LE INSOUTENABLE LEGERETE DE L'ETRE》。英文译名《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是作者米兰·昆德拉最负盛名的著作。原著为捷克语,其汉语译本原为《生命不能接受之轻》,后经上海译文出书社再版后更名为《不能接受的生命之轻》。




小说描写了托马斯与特丽莎、萨丽娜之间的爱情日子。但它不是一个男人和两个女性的三角性爱故事,它是一部哲理小说,小说从"永久轮回"的讨论开端,把读者带入了对一系列问题的考虑中,比方轻与重、灵与肉。




根本信息


中文名


不能接受的生命之轻




作者


米兰·昆德拉




原版称号


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






出书社


68 Publishers




首版时间


1984年




首版字数


447千字




目录


1内容简介


2著作目录


3创造布景


4人物介绍


5著作鉴赏


6著作影响


7作者简介


内容简介




本书描绘一九六八年苏俄侵略捷克时期,民主改革的气味演变成专横压榨之风潮,本书剖示隐密的无情,讨论爱的真理,涵盖了男女之爱、朋友之爱、祖国之爱。在任何愿望之下,每个人关于各类型的爱皆有自在挑选的权力,自应负起诚恳执着的职责。人生职责是一个沉重的担负,却也是最真切真实的,摆脱了担负,人变得比大气还年轻,以真而非,一切将变得毫无含义。本书讨论更多的是人生的含义地点,人生是要有一种信仰的,不能被交给机会和偶尔,乃至是一种媚世。




小说中的男主人公托马斯是一个外科医师,由于婚姻失利,既巴望女性又畏惧女性,因此开展出一套外遇守则来应付他众多的情妇。有一天他爱上一个餐厅的女侍--特丽莎,他对她的爱违反了他拟定的准则,乃至娶她为妻,可是托马斯灵肉分离的想法丝毫没有改变,仍然迟疑在情妇之间,对全心爱他的特丽莎是一种伤害。特丽莎常常在极度不安的梦靥中醒来,常常猜疑与怀有恐惧想象。 此时捷克政治动乱不安,在苏黎世一位威望医师期望托马斯去那里开展的呼喊下,两人于是决议去那里日子。可是面对陌生环境的不安与丈夫仍然与情妇私通,特丽莎决议离开,回到祖国。可是命运与挑选让托马斯回去找她,尔后两人没有再分离。他们意识到在一起是快乐的,是摧残与悲凉里的快乐,互相是生射中甜美的担负。后来他们死于一场事故。




萨宾娜是一个画家,曾经是托马斯的情妇之一,也是特丽莎妒忌的对象。萨宾娜终身不断挑选变节,挑选让自己的人生没有职责而轻盈的日子。她厌烦忠实与任何讨好群众的媚世行为,可是这样的变节让她感到自己人生计在于虚无傍边。弗兰兹是被萨宾娜变节的情夫之一,他由于她而抛弃自己坚持的婚姻与忠实,可是由于萨宾娜的背弃,让弗兰兹发现自己过去关于婚姻的执着是可笑的,纯属多余的设想,他的妻子仅仅自己关于母亲抱负的投射。离婚后,自在自立的单身日子为他生命带来新的契机,而且了解萨宾娜仅仅他对革命与冒险日子的追随。后来他与他的学生相恋,在实际参与一场虚伪游行活动后,意识到自己真实的幸福是留在他的学生周围。一场突然抢劫中,弗兰兹由于想展示自己的勇气而蛮力反抗,却遭到重击,在妻子的陪同下,无言的死于病榻上。本意:生射中有太多事,看似轻如鸿毛,却让人难以接受。[1]




著作目录


章节 称号


第一部


轻与重


第二部 灵与肉


第三部 不解之词


第四部 灵与肉


第五部 轻与重


第六部 巨大的进军


第七部 卡列宁的浅笑


-------


大写的村歌与小写的村歌


------- 弗朗索瓦・里卡尔[2]


创造布景


昆德拉从一两个关键词以及根本情境动身构成了小说的人物情节。他以一个哲人的睿智将人类的生计情景提升到形而上学的高度加以考虑、审查和描绘;由此成功地把握了政治与性爱两个灵敏领域,并开端形成了"诙谐"与"复调"的小说风格。昆德拉更重视人物的根本境遇--"哲学是在没有人物、没有境遇的条件下进行的"。《不能接受的生命之轻》一开端就将托马斯的问题摆在那里:在没有永劫回归的世界里,生命存在之轻。




小说首要提出问题为托马斯设定规则情境,即轻与重的存在编码;于是哲学考虑本身有了小说性,问题本身则是小说家在著作中显现的哲学考虑。昆德拉问题研讨的重要特征是回绝得出结论,他以为是塞万提斯让人知道世界没有绝对的真理,只有一大堆相对的问题。昆德拉在书中提出轻、重、灵、肉、记忆、衰弱、晕眩、村歌、天堂等一系列的生计暗码,并与人物一一对应,支撑起各自的生计状态,展示了心灵与肉体的两重性。而每个关键词都是人物不同或许性的旁边面。或许性是与一次性反抗的最活跃的方法,因而此书可视为对自以为是的"绝对"的分裂。而生命由于缺少绝对的含义,变得没有依凭与支撑,乃至不如随风飘动的羽毛那样有确定的方向。[1]




人物介绍


特蕾莎


特蕾莎是昆德拉笔下一个很具代表性的人物,也是与现实联络最为紧密的一个女性形象。在作者男性话语笔下的这个人物形象,具有传统女性的一般特色,即以为灵与肉是不可分的。这正是特蕾莎生射中不能接受之重,而一起,特蕾莎又是一个不断与本身反抗的女子,仅仅她显得很脆弱,她的反抗关于这个社会而言更是无力的作为。因此,她便陷入了生命的困境之中。她是一个孤独的守望者与寻求者,在托马斯看来,她是一个被人放在涂了树脂的篮子里顺水漂来的孩子,这篮子顺水而下却恰恰被托马斯捡起,在对他支付忘我的爱后,对他的变节更是近乎变形意识的成全,一路上她不只忍受着自己独爱的人对自己的不忠,也在不断寻求灵与肉的调和。




特蕾莎对卡列宁是一种忘我的爱,由于这种爱别无所求。但她对托马斯明显没有达到这样的大度,仅仅她能忍受一般人无法忍受的,这或许与她终身的阅历密切相关。她从没有取得过爱情的纯粹。她一向坚守着自己生射中的"重",而她却偏偏爱上了生射中"轻"大大多于"重"的托马斯,终究她也抛弃了自己一贯坚持的"重"跑到工程师那里,让"重"变成了"轻"。但她却和托马斯有着本质的差异,她仅仅想证明托马斯告诉她的做爱和爱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明显她得到的是必定的答案。能够说特蕾莎的爱情更在必定程度上推动了托马斯的放纵。




托马斯


托马斯是书中仅有的男主人公,可是他的存在含义却是经过特蕾莎和萨比娜两个天壤之别的女性表现出来的。首要作者便从尼采的"永久轮回"导入,"在永久轮回的世界里,一举一动都接受着不能接受的职责重负"。这句话在这部书中有着统领效果。托马斯标榜着自己特定的一套爱情理念,即没有爱情投入的人就无权干涉对方的日子,所以他给了自己自在的空间,为他的肉体的放纵供给了牢靠的理由。这便是他存在的最轻之处。他所一向奉行的"性友谊"准则让他心安理得的在不同女性之间斡旋。他的生命之轻不是对自我日子的放纵




,而是在放纵的进程中无法掩饰的空虚。他不需要为谁支付多少,他人也不会向他索要。可是终究压倒他的却是他生射中不能接受之重。




在托马斯和特蕾莎的日子阅历,作者把叙说中心放在了托马斯身上。他便是在小说规则的生计情境下,挑选了自己所坚持的生命的含义,自己生射中以为具有重量的东西。一起从他身上我们看到的是作者对生命之重的体会:每一次生命的进程都不可重复,也无可排练,走完了,便是一个无法更改的定格,因此每一次的挑选就承担着非常沉重的重量,含义严重并或许影响人终身的顺畅或坎坷,幸福或痛苦。托马斯的人生挑选--和特蕾莎结婚,挑选回捷克,挑选乡间日子等等都表现了作者含义中的生命之重。在小说中托马斯以自己的生命的社会价值,即光明的工作前景,换取了自己所坚持的生命含义--那个在他灵魂深处一向让他牵挂,仅有伴随他终身的特蕾莎。小说完毕,托马斯和特蕾莎终究在一次事故中死去。耗尽生命的能量的托马斯终究走向了存在的极致,走到了生命的止境。从托马斯的终身我们能够看到寻求含义和准则的生命之重所体会的沉重与痛苦,到完毕却以生命之轻得以摆脱。轻与重的差异是:一起任何事物只呈现一次,这种一次性存在稍纵即逝,具有令人无法承担的轻薄漂浮。[3]




著作鉴赏


叙事节奏




叙说运动分为五种:省略、概述、等述、扩述和静述,这五种叙说运动关于形成小说叙说风格、突现主题、营造氛围等有重要效果。不同的叙事速度的挑选既反映爱情气氛的改变,也是昆德拉小说理念的贯穿。第六章《巨大的进军》节奏是最强的,速度是最快的,反映粗犷的厚颜无耻的气氛,由于它充满着很多的事件,描绘出令人窒息的社会环境,给人一种压抑紧迫感。第七章《卡列宁的浅笑》节奏是安静、伤感的气氛,大篇幅环绕卡列宁的死展开,两个首要人物终究退出了喧嚣的世界。"对他们来说,乡村日子是他们仅有的逃脱之地。"当他们意识到人类的溃裂,卡列宁就成为将他们连接起来仅有的线,而卡列宁的死就意味着仅有的联络也被堵截。




从整体看,《生射中不能接受之轻》的叙说节奏首要由省略、概述和扩述构成,对不同速度的挑选和并置不只反映了音乐开展的逻辑,也反映了昆德拉的小说理念。例如第一章《轻与重》中,托马斯与前妻两年的日子却只用一句话"他和妻子共同日子不到两年,生了一个孩子"来概述,显示前妻在托马斯日子中的轻。而在特蕾莎由于托马斯对她不忠,不辞而别离开苏黎士后却用五页篇幅描写托马斯两天里的思维活动,在轻与重之间重复迟疑,并由此引出了贝多芬音乐和同情症等主题,提醒了特蕾莎在他生射中的不可或缺,是扩述。读者经过阅读托马斯与两个不同女性的爱情流速,更深刻感受到轻与重的对比,轻在重的衬托下更轻,重在轻的对比下更重,由此轻与重的主题得到更好的阐发,而留给读者更多想象空间的是诸多省略的运用。




昆德拉对立"在历史条件下引进一个举动,用无含义的时间充塞人物生命的时间;每次改变布景,都要有新的展示、描写和解释。"作者对托马斯、弗兰克、萨宾娜的外贸特征几乎没有任何细描。读者对他们的家庭布景、个人历史知之甚少,而对特蕾莎却有少数身体描写和幼年日子的介绍。这是由于昆德拉以为不同人物有不同的存在编码,人物的存在编码由若干个关键词组成,对特蕾莎而言,它们是肉体、灵魂、晕眩、脆弱、田园诗、天空,因此有必要对她的肉体在自我提醒中的效果加以凸显;而对托马斯而言的存在编码是轻与重,肉体对他的自我提醒没有价值。




媚世




作为一种哲学概念,媚世于20世纪前期被引进;而米兰·昆德拉之后在其著作中又分别从哲学、政治、美学三个层面上阐释的"媚世"这一词语的内在。不难发现,在《不能接受的生命之轻》中,也表现了作者对其的理解。




人的存在,每个人对生命轻重的寻求不同,方法也不同。书中,米兰·昆德拉经过托马斯和萨宾娜尝试了生命轻重取舍的不同方法,两者的共通之处在于对"媚世"的反叛。昆德拉以为:媚世是人类的一个通病,是一种以撒谎作态和消灭个性来取悦群众,取宠社会的行为。著作中托马斯和萨宾娜都表现了反"媚世"。差异在于托马斯是以一种表面上退让的反抗来否定"媚世";而萨宾娜则是变节,出走的反抗。两者在反"媚世"上的表现反过来又表现了作为其生计状态的生命之轻与重。[4]




著作影响




该书于1988年改编成电影《布拉格之恋》,由菲利普·考夫曼(Philip Kaufman)导演,丹尼尔·戴-刘易斯,茱丽叶·比诺什,和丽娜·奥琳(Lena Olin) 主演。




该书的改编电影取得了美国奥斯卡金像奖、美国金球奖提名,1988年美国国家影评人协会奖最佳影片奖和最佳导演奖、英国学院奖最佳改编剧本奖等奖项。[5]




作者简介




米兰·昆德拉,捷克裔法国作家,生于捷克布尔诺市。50年代初,他作为诗人登上文坛,出书




过《人,一座广阔的花园》(1953)、《独白》(1957)以及《终究一个五月》等诗集。但诗歌创造明显不是他的久远寻求。终究,当他在30岁左右写出第一个短篇小说后,他确信找到了自己的方向,从此走上了小说创造之路。1967年,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玩笑》在捷克出书,取得巨大成功,连出三版。但好景不长。1968年,苏联侵略捷克后,《玩笑》被列为禁书。昆德拉失去了在电影学院的职务。他的文学创造难以进行。在此情形下,他携妻子于1975年离开捷克,来到法国。他的绝大多数著作,如《笑忘录》(1978)、《不能接受的生命之轻》(1984)、《不朽》(1990)等等都是首要在法国走红,然后才引起世界文坛的注目。他曾多次取得世界文学奖,并多次被提名为诺贝尔文学奖的提名人。除小说外,昆德拉还出书过三本论述小说艺术的文集,其中《小说的艺术》(1936)以及《被叛卖的遗言》(1993)在世界各地流传甚广。昆德拉原先一向用捷克语进行创造。但近年来,他开端尝试用法语写作,已出书了《缓慢》(1995)和《身份》(1997)两部小说。


本文地址:http://linshuhaos.com/qkzz/624.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imcoffeir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