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居者》

 imcoffeir   2020-11-14 13:56   32 人阅读  0 条评论

《寄居者》是严歌苓所著的一本小说。




该书还原了血淋淋的战争年代里醉生梦死、花天酒地的上海。《寄居者》无疑是一部即具有反思前史、讨论人道价值,又具有现代人容易接受和了解的体现手法的著作。




2015年6月17日,麒麟影业计划将《寄居者》改编成电影,范冰冰将担任主演。




基本信息


中文名


寄居者




别名


1999年




作者


严歌苓






类别


长篇小说




首版时间


2009-2-1




字 数


230000




目录


1内容简介


2创造布景


3人物形象


4著作赏析


5著作点评


6作者简介


内容简介


故事发生在抗战期间的上海,由女主人公“我”在晚年叙说给一位列传作者听。“我”在1939年的上海,爱上一名刚刚逃离会集营上岸的犹太男子。那时赶上约瑟夫•梅辛格臭名远扬的“终极处理方案”就要施行,为让爱人去美国,“我”暂时在上海抓了个救星——另一位美国青年——做自己的丈夫。乱世中,小人物们开端一串连环套式的命运救助,最后,“我” 用“爱人”的钱赎救了“丈夫”,用“丈夫”的护照让“爱人”脱险,同时,以销毁对爱情的原始了解和信仰的方式,去实现了爱情……[1]




创造布景


严歌苓接受采访时说,《寄居者》的故事原型来自柏林墙一个展览馆里的故事。




1993年,严歌苓和先生去柏林旅游,发现柏林墙一个展览馆里“陈列”着许多故事。“有一个故事说的是一个小伙子跟一个女孩子在东柏林订了婚,小伙子先到了西柏林,他深爱着他的未婚妻。一次很偶尔的时机,他在欧洲见到一个女孩子,非常像他的未婚妻,他就勾引了她,把她带到东柏林,偷了她的护照,让他的未婚妻假冒那个欧洲女孩,用欧洲女孩的护照过了关。”




这个故事中人道的东西让严歌苓记忆犹新,但她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时机把它写出来。1999年的时分,她跟陈冲对犹太难民在二战期间被上海接纳的事情非常感兴趣,“咱们做了一阶段的材料研讨,但苦于找不到一个比较会集的故事来反映。一直到前年,我忽然想到,能够借用柏林的故事来作为串联大布景。”于是她借用了这个故事来作《寄居者》串联的大布景,仅仅把主人公变成了一个我国女孩。 [2]




人物形象


May




作为小说的主人公May,她是寄居者,“有寄居者的身份认同危机感”、漂泊感、失落感和孤独感。她说,“迁移和寄居是人类悲惨生计现象之一”,“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孑立。我是个在哪里都熔化不了的个别,我是个永远的、彻底的寄居者。因而,我在哪里都住不定,到了美国想我国,到了我国也本分不下来”。她又是个年青、热心、有个性、好固执的少女。在那日据孤岛上海险峻、压抑的环境下,她为个人的独立自在,离家出走;她并不关怀政治,可有一个一般善夫君的同情心和正义感,上海的抗日运动,撒传单、救伤员、送医药、通风报信等她都沾上了边,乃至还坐了班房挨了打,她被人称之为“非自觉的抗日分子”。而她最热心的仍是爱情。她以为“关于咱们那个年纪的男女,能够没有面包但不能没有爱情”,“什么都挡不住爱情,饥饿、前途渺茫都挡不住”。她和犹太难民彼得在招聘钢琴老师的演奏会上可说是一见钟情,之后,他们就胶漆相投、形影相随了。




然而,其时的上海绝非久留之地,对犹太难民的“终极处理”在即,她总想设法与彼得一起流亡,并为此还亲身去了趟美国。在一个偶尔的时机,她见到了一个和彼得长得非常相像的也是犹太人的杰克布。她竟然冒出一个“缺德”的主意:诱惑杰克布去我国,然后偷了他的美国护照,让彼得冒名顶替与她一起逃往美国。虽然她对此一直怀有负罪感,可仍是墨守成规、有条不紊地顺利进行。最后,彼得终于“登上了自在女神身后的新大陆”,而她却“把实在的我留在了岸上”。这戏剧性的转机,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岸上有我爱吃的小馆子,我爱闲逛的寄卖店和小铺,有爱说我闲话的邻居,还有我的真挚、热心、恶习和坏名声。最重要的是,岸上有个灰色地带,那儿藏着杰克布·艾德勒”。May便是这样一个既单纯又杂乱、矛盾重重的小女人。[3]




彼得




彼得是犹太人,被逼流亡到上海。“彼得是个容易引起女人注意的男人,宽肩细腰,明眸皓齿”,“这是个带些贵气模样的人。”他是医师,还赋有艺术才调,弹得一手好钢琴,可天生是个犹太商人的坯子,做事勤快精密,力求完美,也唯利是图,谨慎小气,只要能赚钱,什么都干。私贩医药,囤粮欺市,还偷偷给抗日伤员看病做手术。便是在“两只枪口对着他,也不阻碍他捞一笔”。




杰克布




杰克布也是犹太人,为爱情也为避债被诱惑到上海。杰克布虽然外貌与彼得非常相像,性情却彻底不同。表面看去,他不修边幅,玩世不恭,赌过钱,闹过事,可他有自己的是非标准、品德底线。刚到上海,见人力车拉人,他坚决不坐,以为把人当马这是非人化的欺辱。他目击日军的种种暴行,毅然主动地加入到反日的地下奋斗中去。他被捕、遭毒刑、破相貌,仍非常乐观、义无反顾地坚持下去。他是被May诱惑来的,虽然他与她的弄假成真的爱情终究未能成为夫妻,可他却能在这上海漆黑严酷的孤岛上,“自我发现,自我成全”,做了一个成功的大男子汉。 [4]




著作赏析


折叠著作主题


《寄居者》在延承以往创造主题与风格的基础上,将视界深化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大规模的种族虐待和族群流亡的巨大灾祸,从女人视角动身,围绕着一个“异族三角恋”的故事,展现了身份、文明、前史、宗教、民族与人道错综杂乱的羁绊,对今世移民文学特别是女人文学研讨,具有新的启示含义。




在小说中,作者有认识地将长期作为“寄居者”的犹太民族与十九世纪末来到美国创业的我国人的境遇两相比照,他们的坚韧与刻苦,他们所遭受的轻视与虐待,他们困难的身份认同。在小说中,彼得一家被逼脱离维也纳时,他的父亲说上海太远了,她的母亲反问道:“离哪里太远?”——这无疑是关于不断漂泊的寄居者最锥心的一问,也表达作者本人关于 “寄居者”生计状态的诸多考虑。




而小说中更锥心也更深远的诘问则来自干由寄居者所遭受的轻视而引发的更广泛含义上的关于轻视与虐待的诘问。在其时的美国,有不同种族之间的轻视环链,在其时的上海,有 “九教二十七流”,寄居的外国人有他们的轻视阶梯,而我国人之间也有彼此的轻视阶梯,身为寄居者的被轻视者仅仅其中的一环 ,在对他人的轻视上 ,他们并不无辜。正是这样的一种诘问,把咱们从小说里的那个风云变幻的时代里、从那个回肠荡气的爱情故事中推出来,推向了更杂乱、更深广也更具现实含义的考虑。 [2]




折叠艺术特征


动感的叙说言语




且看她写当年的上海:“不计其数辆马桶车走出犬牙交错的里弄,走过大街小街,在路面上留下一滴滴浓稠的黄色液体。马桶车向裴伦路的粪码头聚集,如同好东西一样给细心上船,顺着臭墨汁一样的苏州河走去。河滨挤满乌篷船,一切没钱住陆地的人都在甲板上晃悠悠地吃、住、生、死,在水里晃悠悠地洗涮,饮用,排泄。”再看看她初次见到的杰克布:“他个子比彼得矮,身材匀称紧凑,后来发现他爱玩水球,也爱玩跨栏。他对什么都仅仅玩玩,什么都能玩两下。他的面孔很少有定在那里给你好好审视的时分。一秒钟的不苟言笑,他马上就会挤一下眼,或鼓一鼓腮,把不苟言笑的表情搅乱掉。”这种动感的叙说言语,使人们对环境、事情、人物犹感鲜活生动,形象深刻。




画蛇添足的英文




作者以主人公的身份,在自我叙说中,适可而止地插入了一些英文的关键词,起到了意想不到的画蛇添足的效果。如“Pop”这个词,主人公解释说,“‘闪回’这词不如英文‘Pop’,非常动感,带有声响,并带有爆炸力”。又如“self—loathing”,非常精确恰当地体现了主人公其时“自暴自弃后的自我讨厌,自己厌恶自己”的心情和感觉。再有如“shut up”“darling”等词语的运用都有异曲同工之妙。这儿可不是“假洋鬼子”的“洋泾浜”,倒是寄居者们通用的言语,体现出了他们在言语上的困惑和无法。




女人道别的异化




“性别”作为一种角度和态度,包含生理性别和社会性别。社会性别更多的将着重点放在女人作为社会文明的存在主体时所扮演的人物性征,当女人的生理性征与社会人物性征二者之间存在矛盾的时分,女人的性别就会在某种程度上发生人格分裂式的异化。在《寄居者》中,作为女人的、上流阶层的May,当她扮演钢琴女郎和家庭教师的人物时,她的象征主要是社会含义上的,因为钢琴女郎与家庭教师都是她抗击捆绑与压抑的一种工具,而身着能“勾起男人愿望”的旗袍、参加鸡尾酒会、和男朋友在酒吧喝得酣醉、抓住每一个时机享受浪漫的May,才是她最实在的性别。 [5]




著作点评


北京晨报第一届首席记者佟彤:“这个《寄居者》不性感,或者说,它令我感到的是更多的母性。”




故事结局在爱情的部分出其不意,令人叹惋。[6]




作者简介




严歌苓,享誉世界文坛的华人作家,是海外华人作家中最具影响力的作家之一。以中、英双语创造小说,是




我国少量多产、高质、涉猎度广泛的作家。其著作无论是关于东、西方文明魅力的独特阐释,仍是对社会底层人物、边际人物的关怀以及对前史的重新点评,都折射出人道,哲思和批评认识等。代表著作:《小姨多鹤》、《第九个寡妇》、《赴宴者》、《陆犯焉识》、《一个女人的史诗》、《扶桑》、《穗子物语》等。[2]


本文地址:http://linshuhaos.com/xlcs/626.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imcoffeir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